恐怖故事胆小勿入

  鬼故事,又称灵异故事,是一种与灵异事件有关的故事。灵异故事口耳相传,造成另一种流行文化,我们来讲一些恐怖鬼故事吧,胆小勿入哦!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恐怖故事胆小勿入,希望大家喜欢!

恐怖故事胆小勿入

  恐怖故事胆小勿入篇一

  杭州三元坊石牌楼的石绣球上经常坐着一个可怕的蓬头鬼,手里拎着一串纸钱。每当有人从牌楼下经过,这鬼就取下一片纸钱打过去,一旦打在头上,这人就会病倒,针石汤药全不顶事,非得望空祈祷,或在郊外设酒食祭拜才会痊愈。

  某日,一个瘦小的男子从牌楼下经过,蓬头鬼见他背包鼓鼓囊囊全是钱,心想生意来了,赶紧拿纸钱打过去。哪知“轰”的一声,男子头顶窜起一溜儿火焰,纸钱顷刻化为灰烬。蓬头鬼被烟气一冲,立刻从牌楼上摔下来,化为黑烟散去,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回石牌楼作祟了。

  原来,这鬼也是欺软怕硬的,有的人骨子里有疲软之气,自然被鬼欺负;但有些人一身正气,妖魔邪道会自动退避三舍。

  恐怖故事胆小勿入篇二

  万历年间的一天,广宁一个叫孙林的药材商在大街上闲逛,一个看相的一看到他,就说他当晚三更必死,孙林不以为然,还跟看相的大吵了一架。晚上,孙林将白天遇到的事跟妻子金枝说了,金枝说看相的是在胡说,就炒了几个小菜,夫妻对饮起来。孙林吃着喝着,不禁迷迷糊糊睡去。这时,金枝唤过女儿冰儿,问她可曾听过相面先生说孙林今晚三更必死之事,冰儿说听孙林说起过。

  快到三更时,金枝叫醒冰儿,说一定要在三更时加倍小心。刚说完,孙林掩面从屋内跑出,打开大门就跑了出去。金枝和冰儿忙追过去,只听“扑通”一声,孙林已跳进三叉河里去了。三叉河水流湍急,孙林又是旱鸭子,这一去如何能活命?

  过了百日,一些媒婆来劝金枝另嫁。金枝刚开始不同意,但经不住媒婆劝说,只好答应。不过,金枝提出了三个条件:第一,她死的丈夫姓孙,她也得找一个姓孙的;第二,丈夫生前是个买卖人,她也得找个买卖人;第三,不往外嫁,招夫养女。一个月后,媒婆给金枝介绍了一个男人,这人叫孙文,也是经营药材生意的。金枝见孙文长得一表人才,就答应了。

  这天晚上,冰儿正在灶间烧火,忽听身后有人轻喊她的名字。冰儿回身一望,冰冷的月光下,只见灶井上站着一个身着白衣、披头散发的人,那人颤抖着声音说:“冰儿,我死得好冤啊!”冰儿定睛一看,顿时吓得目瞪口呆,灶井上站着的竟是死去的父亲。冰儿当时就吓昏了,等她醒来后,揉了揉眼睛仔细一看,灶井上什么都没有。

  不久,冰儿嫁给了一个姓钱的秀才。第二年的二月十九日,冰儿去青岩寺拜老母。当她在老母脚下祈祷时,忽听头顶上一个和蔼的声音传来:“冰儿,你父亲死得冤枉,你要为他申冤啊!”冰儿抬头一望,声音似从老母嘴中发出。莫非老母显灵了?冰儿磕头说:“菩萨在上,冰儿谨记就是。”老母说:“那好,我赐你谜诗一首,你要仔细参详。”冰儿正闭目聆听,忽听膝边一响,她睁眼一看,竟是个黄绸包。里边包着一张纸,上面写了四句话。到家后,冰儿将寺中所遇说了一遍,钱秀才打开纸一看,上面写着:“大女子,小女子,前人耕来后人饵。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来年二三月,句巳当此解。”钱秀才虽是远近闻名的才子,可对此谜诗还是一筹莫展,于是叮嘱冰儿千万不要说与别人知道。

  转眼,又过了一年,广宁新来了个叫包鲜的知县。这天晚上,包鲜多喝了几杯,迷迷糊糊听耳边有人轻声道:“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包鲜睁眼一看,室内空空如也,哪有半个人影?包鲜觉得此事定有蹊跷,于是挂出白牌一面,将梦中之联题在上面,后面还加上一句话:“如有能解此语者,赏银十两。”写毕,令人将牌挂在衙门口。

  这天,钱秀才会同几个同窗来城内的诗社小叙,听说衙门口悬牌解谜,就一同来观看。钱秀才一看,惊住了,赶忙回家将此事跟冰儿说了。冰儿说定是老母显灵托梦于知县老爷,现在,他们必须向知县老爷禀明事情的缘由。

  第二天,夫妻俩赶到县衙,将谜诗一事向包鲜述说了一遍,接着呈上老母所赐谜诗。包鲜看后,让冰儿将他的父亲是如何死的叙述一遍。冰儿说罢,包鲜问:“你说你父亲是掩面从屋内跑出来的,那就是说你没有看清你父亲的脸?”冰儿点头,包鲜说案子有眉目了,命她和钱秀才暂时回家,两天后再到堂下听审。

  两天后,钱秀才和冰儿如约到达县衙,包鲜令人将孙文和金枝拘到堂前,厉声喝道:“金氏,将你如何勾结奸夫,杀害亲夫之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以免受皮肉之苦。”金枝和孙文大呼冤枉,包鲜冷冷一笑,吩咐捕快将一个中年人带上堂来,孙文一见,顿时大惊失色。这个中年人竟是说孙林三更必死的相面先生。在人证面前,孙文和金枝只好说出了杀害孙林的经过。

  原来,孙文和金枝早已有情,两人为做长久夫妻,就萌生了杀害孙林的恶念。孙文知道,孙林每日必从一个相面先生摊前经过,于是买通了相面先生。当天晚上,孙文潜入孙林家将其杀害后,扔进了灶间的井中,并在上面盖上大石,然后掩面冲出门,跳入三叉河。案情大白,包鲜将二人押入大牢。

  之后,众人皆问包鲜是如何神速破案的,包鲜笑着说:“是老母赐给冰儿的那首谜诗告诉我的。‘大女子,小女子’,女之子,乃外孙,分明是孙林、孙文。‘前人耕来后人饵’,是说孙文白得孙林的老婆,享用他的家业。‘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灶者火也,水在火下,家灶必砌井上,冰儿看见站在灶井上的孙林的鬼魂,因而,孙林的尸首必在灶井之内。‘来年二三月,句巳当此解’,‘句巳’二字,合起来是个包字,是说我包鲜今年二三月到此为官,为孙林申冤昭雪。我料定,那相面先生定是受孙文指使,于是这两天,我在城中各处微服私访,果然找到了那个相面先生。”

  在孙家的灶井内挖出孙林的尸首后,包鲜百思不得其解,谜诗果真是老母所赐吗?冰儿在灶台上看到的鬼魂真是孙林吗?那个在耳边告诉他“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的又是谁呢?

  这天晚上,包鲜正在案头批阅公文,发现案头上多了一封书信,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欣闻孙案已破,不胜感激。我是个惯偷,最拿手的就是易容的功夫,孙掌柜被害那晚,我去孙家行窃,恰巧目睹了孙掌柜被害的一幕,深为孙掌柜鸣不平。可我是县上通缉的惯犯,不能公开露面揭露孙掌柜被害的真相,于是潜入孙家厨房假扮了孙掌柜的鬼魂,又在冰儿进香时潜在老母身后。因我知道大人是爱民如子的好官,今年二三月将来此任职,故将一首谜诗扔在了冰儿的脚下。在大人到任后,我在大人酒意蒙之时在大人耳边说出了谜诗中的‘要知三更事,掇开火下水’这句话,意在唤起大人的注意。大人果真断案如神,将孙掌柜被害一案弄了个水落石出。”包鲜看后,唏嘘不已。

  恐怖故事胆小勿入篇三

  南阳有个叫宋定伯的少年,胆子非常大,外号宋大胆。

  宋定伯是个孤儿,没有家,他常常就在墓地里睡觉。他开始睡在街边,但是那些巡街小吏说他占了公共场所要交税。小吏们抓住他,将他浑身上下搜个遍,捏下一只虱子。小吏嘿嘿一笑,说那就是证据,说宋定伯贩卖虱子,要交占地税5文钱!宋定伯哪有钱呢?于是,他将破衣服一甩,丢到小吏怀里,高喊着:“你说我卖虱子赚钱,那就拿虱子顶账吧!”

  后来,宋定伯跑到寺庙那里,却被一群邋里邋遢的乞丐围住,追问他是哪个山头上的,老大是谁,知道床前明月光下句吗?宋定伯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现在乞丐都是有资格认证的!他又奔到别人家屋檐下,更是遭无数白眼。主人举起扫帚把他打跑了。而睡在墓地就不一样了,没人追,没人赶。如果鬼真蹦出来,让他交税或者对诗、挪地方,那他第二天就会把他墓碑拔掉丢进河里。

  当然,宋定伯睡墓地开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他最喜欢睡在一个超大的坟头旁,一看就知道里面埋的是一个有钱人。话说里面的死鬼是本地张财主,生前做尽坏事。宋定伯老在他的坟头睡觉,睡得迷迷瞪瞪时,还会在他“头”上撒尿。张财主可气坏了!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夜,他的鬼魂从坟里爬了出来,满大街地追宋定伯吓唬他。

  宋定伯并不认识他,眼见着一个狰狞可怕的人鼓着西瓜一样的胖肚子,甩着两条长胳膊不停追赶他,以为在跟他比赛跑步。就这样一追一跑,宋定伯实在跑不动了,往坟头上一坐,连连喊着:“你别追我了,我到家了。”没想到,那个人并不害怕,而是张着尖尖的手指扑过来,高声叫喊:“这是我的家!你这个臭小子快点儿滚开。”

  宋定伯心想坏了,他肯定不是人。不过,宋定伯毕竟是小孩,玩心大,于是解开裤子在坟头上尿尿。“常言说得好,凡事讲究证据。你看,现在这地方归我了,有本事你也尿啊!”

  张财主气得浑身哆嗦,他是鬼哪会撒尿啊!于是定了定神,破口大骂:“你是狗吗?撒尿占地方算什么本事?”

  “哦,既然不算本事的话,我再拉泡屎吧!”宋定伯淡定地说。

  张财主实在拿他没办法。宋定伯呢,想吃什么好东西,想穿什么好衣服,就会猛敲墓碑,把张财主叫出来,让他给他的儿子托梦。

  张财主的儿子苦不堪言,因为他老爸除了衣服、吃食外,还会朝他要尿桶。问他干什么用,张财主气急败坏地说:“还不是给宋定伯用嘛,免得我家房顶漏尿!”房顶?就是坟墓啦。

  话说有这么一天夜里,天上乌云遮月,伸手不见五指。宋定伯边走边唱着歌给自己解闷。他正唱到高兴处,突然,咕咚一下,不知道谁恶狠狠地朝他丢过来一块石子,正好砸中他的头。“哪个该死的,居然暗算老子!”他大声骂起来。

  “嘿嘿,我已经死了,我是鬼……”宋定伯的后面传来尖声尖气的、阴森森的回答声。让人一听就毛骨悚然。“小子,你唱得实在太难听了,我做鬼都没有听过这么难听的歌。”

  “你,你懂什么?这是原创音乐,你知道个大头鬼!”

  “可我听了半天,连句词儿都没有!实在是忍无可忍了!”鬼跳着脚喊了起来。

  “对了,你是谁?哪个村儿的?”宋定伯回过头来,看清了后面是一个大头细脖儿的小老头儿,留着一缕山羊胡。冬瓜一样的五短身材,个头儿刚到他的腰际,不过会滴溜溜乱蹦,跟个陀螺差不多。

  “哪村的?我是鬼!你是谁?”鬼握了握拳头,恨不得捶昏宋定伯。

  “你是鬼,我还是鬼姥爷呢!”宋定伯心里发笑,真是太滑稽了。

  这时,月亮出来了。在明亮的月光下,他看见陀螺老头儿没有影子,心里咯噔一下就明白了。原来他真是一个鬼!走夜路遇鬼,是最倒霉的事!宋定伯冷静下来,必须想办法摆脱这个家伙,否则祸患无穷。

  “哎呀呀,真是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啊!告诉你吧,我也是鬼!”宋定伯蹲下身子,趴在鬼的肩头假装痛哭起来。宋定伯这一哭,鬼听着还挺伤心,想想自己一个人长年累月地飘荡,真有一番身在异乡的感觉。

  那鬼轻抚着宋定伯的后背,非常理解他的心情。唉,一个孤鬼出门在外,挺不容易啊!

  “你是怎么死的?”鬼问宋定伯,然后自顾自地张开嘴,“我是上吊死的.你看看我的舌头……”说完,鬼朝着他吐了吐绳子一样的长舌头,所以我不能唱歌,说话都不利索呢!

  宋定伯厌恶地把他扒拉到一边,说:“我是阎罗王特招的,他想听我唱歌!”

  “不会吧?阎罗王哪会听你唱的歌?”鬼纳闷地问。

  “哎,你可真是个吊死鬼,一定是绳子把你大脑勒得缺氧了。你想想,天天听那戏曲也会腻的啊?再说,地府里面黑咕隆咚的,不见天日,听多了不是徒惹伤悲吗?”宋定伯说。

  鬼一听连忙点头,心想,我可得巴结巴结这个少年,万一他得宠了,我也能得些好处啊。“嘿嘿,现在想来,小哥儿,你长得还真有一番味道……”

  什么味道?宋定伯心里直乐,他闻到的是一股拍马屁的味道。

  “小哥儿,你这是上哪儿去呀?”鬼继续笑了笑。

  “我到宛市那地方卖点儿货!”宋定伯说。

  “哎哟喂,咱俩真是有缘,我也刚好要到那里去,正好顺路。不过,你卖货,也没见你带什么东西。”

  “说你舌头长见识短,你肯定不爱听,我卖什么东西你能明白吗?”宋定伯白了他一眼,吓得那鬼再也不敢吱声了,唯唯诺诺地跟着走。

  宋定伯和那鬼一起走了数里地,走得好累哟。

  “我说,到宛市还有挺长一段路,咱俩不如轮流背着走,这样就能歇一歇了。”鬼提议道。

  宋定伯想了想,点点头同意了。那么,谁先背谁呢?宋定伯望着鬼。鬼心领神会,立刻蹲下身子,示意宋定伯爬上去,“当然,我先背你……”宋定伯优哉游哉地爬了上去。

  只听噗的一声,鬼像个大饼一样瘫倒在地。宋定伯的嘴啃到了他的后脑勺。“咦?你太重了,不会不是鬼吧?鬼应该是轻飘飘的。”鬼好不容易爬了起来,用怀疑的目光望着宋定伯,“幸亏我是鬼,如果是人,早就压得骨折了。”

  宋定伯敲敲他的脑壳说:“我可是货真价实的鬼。我刚死不久,可能还有那么一点点儿重量。”

  鬼心里想:这个年轻人哪里是一点儿重啊,简直比泰山还沉。如果背着他走一遭,得活活把人累死!鬼又一细想,嗨,我不已经死了嘛!鬼一哈腰,一咬牙,使劲儿背起宋定伯,嗨哟,嗨哟,低头弯腰走了一里地。这下该轮到宋定伯了。

  “嗨,你倒是爬上来,别磨磨蹭蹭的!”宋定伯蹲下身,等了半天,可是鬼好像还是没有爬上来,宋定伯的两只手往后搂了搂,就像搂一团空气。

  “嘿嘿,我已经上来了。”鬼笑了笑,在他耳朵边徐徐吹气,吓得宋定伯浑身发毛立了起来。

  鬼说:“我们鬼的重量可以忽略不计,所以才轻飘飘,忽高忽低,时远时近,让见到的人吓得半死。

  不知不觉,宋定伯就走了一里地,再轮到鬼来背他。就这样,可怜的鬼被压了三次“大饼”,走了三里地。宋定伯背了两次半“空气”,走了二里半地,好不容易就要到宛市了。

  宋定伯心里算计着,眼看着要进宛市了,千万不能露出马脚。于是,他装作很谦虚的样子问:“哎呀,老哥儿!我是一个新死的鬼,没什么经验。请教一下,这个鬼该忌惮什么呀?”

  鬼一听连连摆手很惊讶地说:“你这个都不知道?鬼是不能吃东西的,‘鸡蛋’更不能吃啦!”

  宋定伯一听,差点儿气晕过去。没文化真可怕。他叉着腰重复道:“我是问你鬼有什么怕的,忌惮就是害怕的意思!”

  “咳咳,我死了这么长时间,头一次听说‘鸡蛋’是害怕的意思。”老鬼有些骄傲地告诉宋定伯,鬼其实没什么好怕的,除非人类朝他吐唾沫。这样,鬼变了形后,就再也回不去了。宋定伯暗暗记在心里。

  再横穿过一条河就能到达宛城了。宋定伯朝四周看看。桥已经被连日的大雨冲毁,空留几根断木。此时尚未天亮,依稀看到河对岸停留着几只船。这可怎么办?

  “没有桥,也没有船,渡个鬼河!”宋定伯不禁跺着脚骂起来。

  鬼嘿嘿笑了起来,拉拉他的衣角。“哈哈哈哈,真是笑破肚皮!哪有鬼渡河乘船的呀?都做了鬼了,穷讲究什么?”说完,鬼走进河里,无声无息的,就像一个影子飘荡在河面上。宋定伯一见,只好也硬着头皮下了河。忽然,那鬼不走了,扭过头来瞧着宋定伯的脚。

  “喂,你不是着急渡河吗,怎么这会儿反倒不走了呢?”宋定伯问道。

  “我是纳闷,你渡河怎么发出如此大的声响?哗啦哗啦就像踢倒了豆子篓!”

  “唉,叫我怎么说你呢?我告诉你多少遍了,我是一个新死的鬼,不习惯渡河。你真是一个健忘又多事的讨厌鬼!”宋定伯哼了哼鼻孔。

  “小哥儿你大人大量,都怪我这脑子不好使,爱忘事。”说完,那鬼拉住宋定伯的衣襟。

  宋定伯正在心烦呢。河水冰凉如刀,每走一步都钻心疼。“哇呀呀呀!”宋定伯忽然大叫一声,将鬼举在头顶就奔跑起来。鬼吓坏了,不知道他是抽什么疯。心想,刚才他背我走路的时候,我偷偷算计过,他少背了半里地,难道是良心发现,还是另有图谋呢?于是,鬼大叫起来,要求把他放下。宋定伯正一鼓作气呢,希望尽快渡过河去,哪里顾得上听鬼话呢!

  鬼大喊大叫起来。宋定伯往上摸了摸,一把握住他的细脖子。整个世界一下子安静了,只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鬼干瞪着眼,脸憋得像个紫茄子,说不出话来。

  宋定伯一口气跑到了宛市,正是早晨。他把鬼从脖子上甩下来。那鬼就如一摊烂泥一样跌在地上,呼呼喘气。鬼四下观瞧,坏了,这里不是闹市口吗?可不能让人看到鬼的样子,如果暴露那就糟了。鬼一着急,就地一滚,变成一只老绵羊,咩咩地叫唤。

  宋定伯正掏钱想买一块油炸糕呢,回头一看鬼没有了,却有一只大脑袋、细脖子的老绵羊叼住了他的衣衫。宋定伯仔细看了看,马上认出来,它就是鬼变的。“你怎么变化都是这副鬼样子!”宋定伯望着羊,灵机一动,决定把它卖掉!宋定伯赶紧讨来一根草绳,把羊脖拴好。他害怕那鬼突然变小,变成一只兔子什么的,不就亏大了吗?宋定伯张口就是一口唾沫,吐到羊身上,那鬼再也变不回去了。鬼知道这下坏了,它张开嘴只会咩咩叫,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宋定伯不慌不忙地牵着羊,在每个卖货的摊点儿都吃点儿东西,吃遍宛市一条早点街。他把羊卖给了屠夫,卖了一千五百文钱。然后他又打着饱嗝,去摊点前一一把钱付掉。

  看了“恐怖故事胆小勿入”的人还看了:

1.短篇恐怖故事合集精选5篇

2.3个真实的恐怖故事

3.微型鬼故事胆小勿进

4.微恐怖短篇恐怖鬼故事精选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6-12-02 00:00:00 编辑:大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