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人

  周大川醒来就发现不对劲儿。
  他们各自忙着手头的事情,不时交谈,仿佛忽视了他的存在。他已经坐在电脑前半天了,把书翻得呼呼响。蒋华成问黄生,你要去上课不?好久没去了,也不知道这次老师要不要点名。黄生躺在床上玩手机,头也不抬,说,看心情吧。反正都大四了,老师也不会为难我们,是吧?说完,嬉皮笑脸,让人觉得他这人没个正形。
  刚来大学那会儿,他们四人就分在一间宿舍。每天还按时起床,很早就跑去教室占位置,认真听讲。四年过去,他们已经变成了大四的老油条。反正对院里的几位老师都很熟悉了,老师的脾气已经摸得门儿清,不管你上不上课,只要不是太过分,期末考试,老师都会放过你。更何况都是要走的人了?蒋华成打开电脑,熟悉的韩剧声音瞬间充满寝室。刘达忙说,哎哎,能不能关小点?大清早的,还让不让人看书了。黄生也抢过话头,揶揄道,我说,你能不能高雅点,整天就看韩剧日剧,有没有品味?其实,在他们寝室,平时就爱互相打击。这倒不是刻意的人身攻击,毕竟是大男生嘛!这样彼此的关系更近些。周大川也想加入到他们的谈话,说,你们是不知道,其实韩剧还蛮不错,至少比大陆剧好看。不知道是他们没有听到,还是故意忽视他的存在。周大川又提高音量,说,黄生,你还不起来?都要上课了。走,我们上课去?黄生躺在床上,没有一点起床的意思。这让周大川尴尬难堪。到底怎么回事?老子哪里惹到你们了?你们要这样对我?还三个人联手起来。
  这样一想,周大川早上的心情就没有了。他啪一声把书仍在桌子上,走到阳台,看着外面的行人喘气。
  蒋华成问黄生,哎,老周是不是和女朋友开房去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要不要打个电话给他?
  周大川听到他们这么说,心底的火呼呼往上窜,大清早的,这么捉弄我?老子不是站在这儿的吗?还这么说。周大川走过去,一巴掌拍在蒋华成的头上。令人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周大川的手直接穿过蒋华成的脑袋,飞了出去。他一时呆了,伸手甩甩右手。没事啊!他又试探性地拍蒋华成的肩膀,手又穿过去了。妈的,到底怎么回事?周大川习惯性的走到镜子前,镜子里空白一片。我呢?周大川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像两个鸡蛋。我…我隐形了?
  二、为什么是我?
  周大川始终想不明白,怎么好端端的,就隐形了?以前他确实幻想过,要是哪一天拥有特异功能,就可以像蜘蛛侠一样拯救世界。但是,当这件事情真的降临到他的头上,他还是一时接受不了。还能不能回到以前的样子?要是一直隐形,那岂不是要孤老终生?周大川走到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行人和喧嚣的汽车,顿时两腿发软,仿佛就要瘫下去了。
  头顶的烈日明晃晃的,路边的梧桐树被晒得要死不活。周大川吞吞口水,走到报刊亭旁边,伸手拿过一瓶娃哈哈矿泉水,往嘴里咕噜咕噜使劲灌。矿泉水的清凉让他烦躁的心,舒服不少。旁边一个小女孩好奇的叫,妈妈,你看,那瓶水…它…它飞起来了。周大川转过头看着小女孩,听见小女孩旁边的胖女人大声喊:鬼啊……
  周围的行人安静下来,看着周大川手中的娃哈哈矿泉水瓶子。周大川觉得奇怪,有什么好奇的?你们不喝水啊?突然,他明白过来了。自己已经隐形,喝水的时候,那瓶子岂不是自己飘在空中,水从瓶口倒出来,然后凭空消失了?周围的人不明所以,都大叫“鬼啊鬼啊”跑掉了。大街上,只有周大川一人,看着那些惊慌的影子,消失在街头巷尾。
  他若无其事地走到旁边的烤肉摊上,拿起一把新疆烤肉串吃起来。早上起床迟了,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饿得不行。吃完还不够,他又拿起一个烤红薯,吃得津津有味。反正又没人知道是我,管他的!这个时候,周大川的流氓习性又出来了。吃饱喝足,要不要趁着精神真好,去摸几个小妞?嘿嘿。他笑起来的样子特别猥琐,看起来隐形也不是一点好处都没有。对面走过来几个打扮入时的美女,周大川走过去,看见美女从面前走过,一时还没下定决心是否真的要摸一把。他想,要是刚好摸到屁股上,就被发现了,反手给我一巴掌,怎么办?算了,没干过这事,下不了手。正当他放弃这个想法的时候,又一个美女走过来了。美女穿着超短裙,隐隐可以看见粉红色的内裤,一头秀发飘逸飞扬,瞬间抓住了周大川的心。他色胆包心,张开大手,悄悄的摸过去。美女没有任何反应,周大川窃喜,又伸手摸第二把。哎哟,美女大叫,色狼!声音几乎刺破了周大川的耳膜。旁边瞬间冲出几个男生,问,色狼,哪儿的色狼?美女回过身子,却没有发现可疑人物。美女嗫嚅道,“刚才,有人摸我屁股。”
  周大川赶紧溜到梧桐树下,躲起来。一大群男人围着美女问长问短,“姑娘,哪个摸你的?你指出来,哥替你出气。”“对,大白天的,哪个兔崽子胆子这么大,一定要把他抓出来。”“不能便宜了他,一定要打一顿。”这群男的义愤填膺,仿佛被摸的是他们的女朋友。周大川觉得好笑,摇摇头,走了。
  三、哭泣的中年女人
  周大川在大学念的是中文系,平时喜欢看点书。也许是虚幻的东西看得多了,他也不禁怀疑:上天让我无形中拥有了特异功能,是不是真的要我拯救世界?他想起了前段时间看过的一部美剧《英雄》,里面讲了五个年轻人,被上天选中,拥有了超自然能力,最后几个人聚在一起拯救世界。要是我是被上天选中的,那么,要我干什么呢?是不是也给我找一个搭档,最好是美女。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想到这里,周大川笑了,仿佛真的看到了美女搭档。
  “儿子,不要啊,妈就只有这点钱了,这是你弟弟的学费啊。”一个嘶声裂肺的声音传来,前面一大群人围在一起。周大川走过去,只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妇女瘫在水泥地上,死死地拉住年轻男子的腿,一面哭泣一面劝道,“儿子,不要赌了,再赌就真的家破人亡了。”年轻男子看着越来越多的人,着急起来,弯腰一把拉开中年妇女的手,说“这是干什么?不要给我丢脸。最后一次了,我再玩一次,这次一定赢回来。”
  妇女不相信地看着他,痛苦地摇摇头:“儿子,你要是再赌,,妈就死给你看。你不记得吗?你爸就是欠了那么多赌债,最后被仇家扔到江里喂鱼了。”男子似乎想起了往事,沉默了,把妇女拉起来,说:“妈,我是没办法啊。你就让我再去一次吧,如果我再输了,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吧!”说完,挣脱妇女的手,抓住手中的钱就跑了。一会儿消失在前面的巷子里。周大川看见伤心的中年女人,心里不是滋味。她和自己母亲一般年纪,母亲也是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他知道母亲的不容易。
  围观的人见没有好戏看了,渐渐散去。周大川站在妇女面前,等她站起来。女人抹抹眼泪,披着满头白发,颤巍巍的走开了。周大川跟在女人后面,希望把她护送回去。看她瘦弱的样子,真担心一阵风把她给吹倒了。
  女人的家昏暗、潮湿,屋里乱七八糟地堆着一些衣物。周大川站在门口,不忍心踏进去。女人坐在木板床上,看着黑糊糊的墙壁,像是又想起什么伤心事,开始抹起眼泪,“成,妈知道你的心意。妈知道你想给妈治病,可是,妈宁愿死也不愿意你去赌啊!十赌九输,你不知道这个道理吗?妈知道你是孝子,可是妈更希望你平平安安的啊,成。”
  周大川退出女人家的屋子,向外面大街走去。外面的阳光猛烈地照射在城市的钢筋水泥地上,也刺痛了周大川的眼睛。他抬手遮住眼睛,慢慢地适应了光亮。他想,不能让这家人完了。至少,不能让女人再伤心了。周大川曾经无数次发誓,大学毕业后,就要好好的孝敬老妈。如今,眼前的这个女人,同样唤醒了他内心的保护心理。
  周大川向刚才那个青年消失的巷子走去。
  四、赌场
  这是一个地下赌场。
  门口站着五大三粗的保安,气势汹汹。周大川顺着他们的缝隙钻进小门。里面灯光昏暗,到处是烟味。他站在黑暗里,等眼睛看清楚了,一步一步的走过赌红眼的男男女女。周大川还是第一次走进这种地方,以前看过周星驰的《赌圣》,知道赌场里的猫腻。这里是有进没出的地狱。周大川用手挥挥呛人的烟雾,看见叫成的青年端坐在赌桌的角落,双手紧握,眼睛死死盯住台桌上的骰子。大、大、大……小、小、小……此起彼伏的声音响彻大厅。伴随着骰子的翻滚,年轻人眼神仿佛一道灯光,照射黑暗的大厅。他身子僵硬,越发有力,就像一根站立的骨头。骰子终于在众人的注视下停下来,输了……年轻人僵硬的身子瞬间软下来,仿佛一根绳子,倒在台桌上。眼光疲软,没了力量。
  周大川拍了下年轻人的肩膀,说,到洗手间来。年轻人抬头,疑惑地看看。没有看到拍他的人。他又垂下头,等着下一轮的开始。跟我来,周大川又拍了下他。他站起来,向洗手间走去。
  “谁?”
  “不要管,你告诉我,你想不想赢钱?”周大川躲在一扇门后面,说。
  “当然。”
  “我可以帮你。”
  “帮我?”
  “嗯。”
  成不相信地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待会你只管听我的,我保证让你赢。”
  年轻人知道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问:“你要我做什么?你不会这么好心吧?”
  周大川一字一句地说,“从此以后,不要再沾赌,好好孝敬你妈。”
  成还想说什么,对方已经没了声儿。
  五、隐形侠
  年轻人重新回到赌桌上,又恢复了刚才沉默的神态。他知道现在有人在盯着自己,用眼光偷偷看了看周围的围观者。没有发现特别的人。会不会有人开我玩笑?年轻人摇摇头,苦笑,我都输成这个样子了,谁还看得上?新的一轮又开始了,他定了定神,想,就试一试吧。这时,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大。年轻人回头,还是没有看见那个说话的人。真是奇怪了!年轻人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陌生的声音又响起,听我的,大。
  大、大、大,年轻人拨了一部分筹码,压大。大、大、大……..小、小、小…….,围观的声音又响起来,掩盖了赌场里的其他声音。骰子旋转起来,不断地抖动,牵动着无数的眼睛和呼吸。大!赢了。年轻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次真的赢了。面前的筹码多了一倍。他笑了。眼睛的光瞬间光亮起来,比灯塔还亮。“不要回头,这次还是大。”陌生的声音在耳际又一次想起,年轻人沉住呼吸,把面前所有的筹码都压上,喊了一声“大。”这一次,又是大。年轻人赢了一大堆。
  在接下来的两个小时里,年轻人换了几桌。期间输了几把小的,大多数时候都是他在赢。陌生声音说,不要让赌场的人怀疑,要不然,今天就走不出去了。年轻人从来没有赢过这么多钱,他兴奋起来。周大川冷眼看着他,见他眼前的筹码已经够了,换成现金至少有五十万。他说,走了。年轻人回过头,说,再赌一次?年轻人,不要贪心,小心把命赌没了。年轻人看了眼赌桌,轻轻叹了口气,恋恋不舍地把筹码拿去换成现金,走出了赌场。
  “记住你我的誓约,我不希望下次再看见你。回去孝敬母亲吧!这些钱够给她治病了。”
  年轻人看着面前发声的空气,问:“你是谁?”
  “隐形侠。”
  六、梵语
  周大川看着走远的年轻人,轻轻笑了出来:看来做超人还是有快感的,哈哈。或许,以后就当一个好人,好像也不错哦!但是,要是大家都看不见我,岂不是太没意思了?我是不是被这个世界除名了?那我家人怎么办?周大川想到这些,心里又不禁冒出些伤心。不行,我得变回来。要是一辈子这样,那岂不是要孤独死?没有朋友,没有家人,甚至没有媳妇儿,那还不如死。
  周大川有些失神地回到校园。“哎呀”,一个女孩的声音,她被周大川撞倒在地,书本掉了一地。周大川回过神来,他虽然被隐形了,但还是有实体,只是看不见了而已。他伸手去扶女孩,突然又想起来她看不见自己。生怕女孩被吓着,周大川又收回手,向宿舍走去。他在心底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自己一定是碰到了什么东西,要不然,不会无缘无故变成这样。自己每天都是在寝室、食堂和图书馆三点活动,没有出去鬼混,也没有遇到陌生人啊!周大川想破了头,也想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寝室几个人已经出去吃饭了。周大川躺在床上,神色淡漠,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右手习惯地拿出枕头边的书,准备看会儿。周大川盯着手中的书,有些不可思议:难道,是因为这个?《不可能的事》,这是一本神秘小说。周大川作为中文系的学生,喜欢看各种各样的书籍,当然,也包括这种悬疑、神秘和真真假假的书。他想起来,昨天睡觉之前,他也是在看这本书。里面讲了一个书生,在破庙避雨时捡到一本书,里面讲了一些特异功能的秘法。书生根据书里面的描述,学会一种秘法,把自己变隐形了。后来,又因为种种机缘,成为了仙家。周大川一时好奇,想,要是我也有特异功能就好了。结果一觉醒来,把自己变没了。他连忙翻开昨晚看过的内容,果然,在结尾找到了变回常人的法子。是梵语。周大川平时也看佛家经书,对梵语有一定的了解。他慢慢的念上面的梵语,就死马当活马医了。应该可以的吧?要是不行,那就真的没有办法了。难道还去医院找医生啊?啊……一阵眩晕,周大川觉得好像穿过一面湖水,有一瞬间被窒息的感觉。他跳下高低床,奔到镜子前。“回来了。”,他惊喜地说。镜子里是他欣喜若狂的笑容,那对硕大的门牙在镜子里显得特别大。
  嘭,宿舍的门被一脚踹开。他们几个回来了。看见站在镜子前的周大川,蒋华成说,“哟呵,回来了!昨晚去哪里了?是不是又和嫂子出去潇洒了?”“是啊,有女朋友的人就是不一样啊,还照镜子。”“看起来也比以前精神啊,看来,我也要去找个弟妹啊。”周大川回过头,接过黄生递过来的烟,说:“放屁,老子昨晚打游戏去了。”
  他没有告诉哥们发生了什么事,毕竟,这有点天方夜谭。
  一切,没有完,这只是开始!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7-06-27 00:17:06 编辑:大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