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鬼轮回

    很久以前,海边住着一对年轻的夫妻,一天,丈夫在赌馆里输了钱,急匆匆地跑回家要拿钱去翻本,妻子很生气地拦住了他,不让他去赌,丈夫不理她的吵闹,执意出了门。妻子气不过紧跟在他的后面,追到了海边,他们又争吵了起来,在争执中,妻子不慎跌落大海中。妻子不会游泳,她在水中拼命挣扎叫着丈夫的名字。眼看妻子渐渐地沉入了水中,水性很好丈夫并没有下水去施救,而是慢慢地坐在了岸边,看着妻子在大海里沉沉浮浮,他的嘴角竟然荡起了愉快的微笑……

  10过去了,20年过去了……也不知道到底过去了多少年。在同一个海边,有对年轻的夫妻手牵着手在海滩上散步。那晚的月色很美,柔和的月光照在海面上漂浮着星星点点的光芒,从不停往上涌的海水一直蔓延到遥远的地平线,让人感觉宛如走进了一种迷离的梦境。

  他们沿着沙滩一直往前走,光溜溜的脚丫踩在软软的白沙上,发出沙沙的声响。海浪涌上来,漫过他们的脚背,又缓缓地退下去,带来一片温柔的清凉。突然,周围陷入一片黑暗,夏磊抬头一看,原来刚才还皎的洁月色被突如其来的乌云遮住了。这时,海浪更加用力地一下一下拍打着岸边嶙峋的礁石上,发出低沉的怒吼声。除了一波波的浪涛声,四下一片静默。这寂静来得十分突然,而且透着说不出的诡异。夏磊莫名其妙地慌张起来,正想拉着妻子返回,却被眼前的一幕吸引住了。在离他们几十米外的海面上,有个模模糊糊的人影,黑暗中,看不清是什么人,那个人似乎飘浮在海面上,并且缓缓向他们所站之处漂来。夏磊的心脏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紧紧攥住,他感觉口干舌燥,呼吸急促。心想,那是人吗?不可能,没有人能立在水面!但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就是不管他是什么都绝对不怀善意。那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突然加快了速度,飞速朝他们逼近。这时妻子陶洁突然挣脱了丈夫夏磊的手,向海水里的人影走去,夏磊惊异的跑上去拉住她,妻子转过脸来,月光下她的眼睛竟然散发出妖异的红光,她回手猛地推开了夏磊,继续向海水里跑去。夏磊大吃一惊,迅速撒开双腿拼命追赶着妻子,风在他耳边呼呼地刮过,夏磊觉得自己的肺腔压抑地就要爆炸了一样,终于他抓住妻子的手,然而妻子却向疯了一样挣扎着要靠近人影,两人在大海里撕扯着,最后双双坠入了海潮之中。夏磊紧紧地抓住妻子的手不敢放开,奋力的往上游着,他感觉到陶洁的身体变得无比沉重,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她拖到了岸边之后疲惫的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夏磊睁开惺忪的双眼,他揉了揉眼睛,发现自己的手紧紧地握住妻子的手,妻子呼吸微弱都躺在他的身边。他用力的摇晃着妻子的身躯,不久妻子的嘴里吐出了几口水之后,嘴里发出了剧烈的咳嗽后神智还是没有清醒。他把妻子背回了家。到家后妻子睁开了眼睛,迷茫地看着他,问“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夏磊的心里一阵狂跳,猛的抓住了她的胳膊,大声叫着:“你忘了是谁了吗?你竟然忘了我是谁了吗?吓的妻子发出连声尖叫……夏磊一下子瘫坐在地上,感觉浑身没有了一点力气……

  夏磊为妻子找来了最好的医生,所有看过她的医生都一边摇头一边叹气,说这很可能是过度惊吓或是深度昏迷造成的失忆,能不能恢复就看她自身了,也许会失忆很久,也许会很快恢复记忆。总之对她现在的情况没有什么有效的治疗,只能顺其自然。夏磊犯愁地看着妻子,如今的她瑟瑟发抖的紧缩在被子里,只要夏磊一接近她,她就会发出慎人的尖叫。仿佛夏磊是一个令她非常恐惧的怪物一样,这对一直深爱着妻子的夏磊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他只好在乡下雇了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王妈,来帮忙照顾妻子,顺便帮忙打理家务。王妈见到妻子的第一眼脸色就变了,她浑身颤抖的对夏磊说:“夫人好像中邪了,看人直勾勾的好恐怖。”

  夏磊听了王妈的话,脸色变了变说:“我妻子只是暂时性失忆,不是什么中邪,不要信科学以外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传说中那些鬼呀怪呀的,谁见了?无异是一些好事的人编出来故事……”说道这里他突然想起那晚在海边见到的那个漂浮在海上的人影,他的额头冒出了虚汗,脸色变的异常苍白……

  “汪汪……”妻子从小养大的长毛狗豆豆正在很凶的对着床上的妻子狂叫。夏磊有些生气的一脚踢在它身上,豆豆哀嚎了一声,夹着尾巴逃走了,夏磊回头看了看妻子,妻子正浑身发抖地缩在床里。他突然感觉眼前的并非她的妻子,而是一个借用妻子身体的另一个灵魂,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令他浑身一颤,脸色更加苍白。

  一大早上王妈还没有来,夏磊走过厨房的时,闻见厨房里弥漫着炖肉的香气,他走进厨房一看发现煤气灶的火开着,上面坐着锅,锅了里的水哗哗开着,香气就从这里冒出来。他脑袋嗡的一声,是谁在顿东西,他回头看了一眼妻子的睡房,门紧关着没有一点动静,再说妻子现在的精神状况不可能会顿东西呀?他关掉了煤气灶开关,掀开了锅的盖子。锅里飘着一层毛,豆豆的头靠在锅壁上,脸上的皮毛已经被烫得脱落下来,“咣当”一声,锅盖掉在了地上,在寂静屋子里发出了慎人的响声,夏磊稳定着自己的心神,打算在王婶来之前处理掉这些,免得她回来了吓到她。

  夏磊神情慌张地把的豆豆埋葬在了院子里,忙碌了半天他在新翻动的土上用力的踩了踩,不经意的抬头他发现妻子站在窗边往外看着,嘴角竟然带着妖异的笑容,他扔下铁锹跑进屋里,他想问问妻子,是不是她弄死了豆豆,夏磊企图接近她,开始她没有任何反应,就在他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的时,妻子突然发出了一声嚎叫,劈头盖脸的向他打来,夏磊吃痛的连连后退,不明白妻子看她的眼神为什么充满着的仇恨,仿佛他们是前世的仇人一样,他赶紧逃进了书房里。

  不久在书房里的夏磊听见了大门开关的声音,他从窗子往外望去,望见是王妈来了。他坐回椅子上,打开一部书,却看不进去一个字。突然听见一声尖叫,他猛的站了起来。这时王妈跌跌撞撞的把门撞开,人整个跌了进来,王妈的手里捧着一条白色裙子,那条白色的裙子布满了血迹,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夏磊看出这是妻子的衣服,他不得不想起死在锅了的豆豆,他的书从手里滑落在了地上……

  王婶捧着裙子恐惧地说:“这……这……好多血,夫人的衣服上好多血……,我做完今天不想干了,你另找别人吧!”夏磊挽留了几句,可是这条裙子给王妈带来了很深的恐惧,执意做完今天不干了。早上还晴的天,到了下午天气巨变,刮起了台风,王妈在这样的天气根本不能回去,她急的满屋子乱转,夏磊安慰她说:“没事的,既然回不去了,到客房休息吧!”王妈浑身颤抖着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台风停了,夏磊起来时,发现妻子和王妈都不见了,他的恐惧可想而知。他找遍了整栋房子前后,依然什么也没有找到。他沿着房后的一条小路看到看一排很浅的脚印,一直沿着小路走向了海边。夏磊认识那双留下鞋印的鞋,那是他妻子的,走着走着他感觉浑身都在冒汗,头发湿漉漉的黏在脸上。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好像他的生活突然被人诅咒了一样,失忆后的妻子更加奇怪,常常发出妖异的微笑,这一切一切都在无情的摧残着夏磊的神经,他感觉自己快疯了,也许他早就已经疯了……这条通道在他们家的房后,平时根本没有人走,上面布满着涨潮留下的泥沙,就是因为如此,突然出现的血痕显得非常清晰,倒向两边的泥沙也沾着血迹,他的脑袋里闪过王大娘的身影,他的眼睛里突然有些潮湿,也许自己应该早点让她回去。在大海的岩石边,夏磊看见了妻子,她浑身上下沾满了猩红的血迹,已经凝固成无数斑点,她跪在地上,沾满了鲜血的十个指头上还有血在往下流着,……

  夏磊觉得自己快要疯了,他猛的扑了过去用双手狠狠地掐住了妻子的脖子,他甚至听见妻子双手下骨骼发出了慎人的声响,妻子用沾满鲜血的手无力地挣扎着,最后身体一软没有了气息。夏磊大口地喘着粗气,脸色苍白如纸,眼睛里充血变成了一种妖异的红色。他嘴里反复念叨着我杀了她,我杀了这个妖怪……再也不会有人害人了……哈哈……

  就在这个时,他突然狂躁起来,猛的向妻子扑过去,用他突然长出来的又长又硬的指甲,用力地撕开妻子的肚皮,他在妻子的胸膛里挖出了那颗心,他的头发变长了,他的脸变成了一张女人的脸,她拿着那颗心哈哈大笑地说,我就是想看看你的心到底是黑的还是白的,说完他把妻子的心塞进自己的嘴里,大口地咀嚼……
  
  前世夏磊是掉到海中的女人,而陶洁是那个坐在海边的男人……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7-06-27 00:08:18 编辑:大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