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鹅之死

她是她那个天鹅族群里最美的一只,通体洁白的羽毛,曲线优美的体形,还有着最嘹亮清脆的声音。所以也是最骄傲的一只雌天鹅,多少只正当龄的雄天鹅追随在她的身后,而她总是昂起骄傲的、美丽的颈子,不予理睬。这些毛头小伙子怎么能懂得她细腻敏感的心呢?她需要的是最温柔细腻的呵护。

每天每天,她跟着她们的队伍翱翔在天空上,展示着她优雅美丽的身姿,等待着最懂她的他出现。有一天,她正在她们这队天鹅最经常停靠的芦苇荡里顾影自怜,浑不知猎手已悄悄靠近。一声枪响,她在惊吓中猝然起飞,刚飞到半空,左边翅膀传来钻心的疼痛,她来不及调整姿势,已在一片惊呼声中一头扎到水里。完了,她心中凄凉的想着,竟然没觉得害怕,一切都没了,少女的梦想,爱情的憧憬,如此珍爱的美丽身躯都要毁在盗猎者的手里了。她闭上眼睛,等待被厄运从水中拎起。

一双温暖有力的手,把她从水中轻轻抱起,她睁开眼,看到一双怜惜的目光,“多美丽的白天鹅呀”,那是一个英俊的少年,在盗猎者捕获她之前救了她,(童话网:www.qutonghua.com)并迅速报了警,听着由远逼近的警报声,盗猎者不敢纠缠,迅速退去。

他把她抱回了家,离湖不远一个美丽简朴小木屋,墙上挂满了画,有好多画架,还有五颜六色的颜料和大大小小的画笔。他细心地打理她的伤口,轻声软语的安慰,为她准备最可口的食物。放学了,他总是一刻也不耽误地回到小屋,给她讲学校发生的事情,告诉有女生给他塞纸条,给她读诗,放音乐,讲天鹅湖的故事,讲奥杰塔和她的王子,她听得入了迷。他还为她作画,一幅又一幅,她觉得每一幅都是那么美,可他总是不满意,说没有画出她的神韵,一次次撕掉重来。她不知道还有这种幸福,深深沉溺不能自拔,内心深处盼望着伤口永远也不愈合。

可是她的伤终于还是好了,他最后一次为他摘下纱布,恋恋不舍地抱着她来到湖边。在他搭救她的地方,他拿出一枚小巧的指环,亲吻了一下,轻轻地套在她的左脚上,然后再一次把她抱在怀里,贴着她的颈子,轻轻的对她说:“飞吧,我美丽的小天鹅,我最亲爱的奥杰塔,回到你的天空吧,别忘了我。”啊,他叫她奥杰塔,那美丽的天鹅公主。她振作精神,展开翅膀,飞上天空,在他的头顶一圈圈徘徊,展现最美丽的身姿,久久不肯离去。他伫立在那儿,一动不动地凝望着她。终于,她用他听不懂的嘹亮声音告诉他:等着我,我一定回来!

她振翅南飞。向着温暖的南方,她日夜不停的飞,除了中间下来喝口水,她几乎没有停止挥动翅膀。终于,她精疲力尽地来到南海,来到观音面前。那年冬天,她曾亲眼目睹了有多少人虔诚地来向她请求实现愿望,而善良慈悲的菩萨几乎有求必应。在观音惊讶的目光里,她声音沙哑地求道:

“我要变成人,一个美丽的女人。”

“做一只天鹅不好吗?”观音问,“做人是很痛苦的,并没有你想的那样好。”

“没关系,只要一样好就行,可以拥有他。”她答。

“一切恩爱会如梦幻泡影,如雾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观音又说。

她执迷不悟,不,如果能得到他的爱,她愿舍弃一切,宁愿面对一切苦难。

观音无奈地摇头,说成全她也可以,但是人禽殊途,有违伦常,“你永远不能让他发现你是一只天鹅,而每逢初一十五子时你会打回原型。如果有一天他发现真相,你将会跌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永世?”她惊讶地张大眼。

“是的。而如果你今世放弃做人,几世轮回之后,你会得到做人的机会。”

“那他呢,还有他吗?”她急切地问,“在我做人的那一世,他还是他吗?我还能遇到他吗?”

“造化岂是只为你一人而设。”观音摇头。

“不,我宁愿要今生!”她坚定的说道。

“痴人。”观音忍不住叹息。

终于,她受尽折磨,脱胎换骨,变成了一个女人,一个美丽的女人。为了爱,她放弃了翅膀,放弃了飞翔的权利。如果能够停靠在她最爱的男人怀里,她情愿今生今世永不再起飞。

没有了翅膀,她只能跋山涉水回到北方,回到他身边,在他必经的路口,她和他偶遇了,并且顺利地和他结成了姻缘。他已经大学毕业了,就在他父亲的大企业里任职,他原本有很好的家世,画画不过是业余爱好,那个湖边的小木屋也不过是偶而去写生时的住处。她觉得自己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只除了初一十五子夜她要找借口悄悄躲藏起来,可是和拥有他比起来,这又算得了什么呢?何况他是那样信任她,从未曾起疑。

他表现得很好,体贴温柔,无可挑剔,可她总觉得缺少了什么,那最关键的一点。他会偶尔陷入恍惚,总是心不在焉,即使最亲密的时刻,她也觉得他们之间像隔着一层薄薄的纱。那片芦苇荡依然是他闲暇时最爱去写生的地方,偶尔会去湖边的小木屋住上一两天,但是他却从来不肯她陪他一起去,那是他唯一拒绝她的事情,借口是他作画需要安静。有一次,她忍不住找个送食物的借口去看他,推开小屋的门,发现他并不在画架前作画,而是背对着她一动不动凝视着墙上的一幅画,他是那样专注,连她来到身边也没有发现。画面上,夕阳西下,一只优美绝伦的白天鹅倘佯在清澈碧蓝的湖面上,修长的颈项优雅地弯曲,影子倒映在水中,和她连成一体,夕阳的柔和光辉仿佛为她镶上金边,美得令人窒息。原来她走后他终于为她画出了最美的图画,原来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她,原来正是她自己才是他的缺憾!他宁愿独享拥有她的空间,即使最亲密的妻子也不愿与之分享。

她黯然退去,又痛苦又甜蜜。她多想冲上去告诉他:我就是你的奥杰塔,你的爱就在身边。但是她不能,她不能,她是这样痛苦,明明拥有他的爱,却不能让他知道,他明明拥有她的爱,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

很快,又到了月末的晚上,她找了借口出来。这一次她没有犹豫,直接来到湖边,来到小木屋,她要偷走那幅画,她要他彻底忘掉过去,全心全意地爱现在的她。但是当她来到小屋,看到那幅画,她忽然下不去手了,这是他的至爱,她不知道偷走了他会怎样,结果会不会更坏?她掏出那枚一直珍藏的指环,忍不住泪流满面: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啊,我该怎么办?

夜色越来越浓,她始终下不了决心。外面突然传来稀稀簌簌的响声,有人来了,她吓了一跳,不会是他来了吧?她赶紧出了小屋,借着明亮的月光,惊讶地发现几个身影正弓着身子鬼鬼祟祟地向芦苇荡靠近,手里还拿着枪,是不死心的盗猎者!她极目望去,她的亲人们,正毫无知觉的在湖边休眠。她的心霎时提到了嗓子眼,她绕过他们,飞快地跑向湖边,想要提醒亲人们赶快起飞躲避。

快到湖边了,远远地,忽然看到一个熟悉不过的身影,是他!她蓦地停住,下意识地藏在树后。这么晚了,他怎么会在这儿?啊,他是来找他的奥杰塔的,她心中一痛。他听见了响声,回过头来,发现了那些强盗,他立刻毫不犹豫地一边大声发出警示,一边掏出手机报警。天哪,他们会伤害他的,她吓得捂住了嘴。果不其然,盗猎者恼羞成怒,不再隐藏踪迹,不顾一切地抬起枪,瞄向几只惊慌拍打着翅膀尚未来得及起飞的天鹅就要开枪,她吃惊的看到他不顾一切愤怒地冲向枪口,她甚至没来得及尖叫,已飞身挡在他的身前,枪响了,胸口一阵剧痛,她无力地倒下,盗猎者仓皇逃窜。

午夜来临,时光跨入下一个月的第一天,她象仙德瑞拉一样被打回原型,在他的怀中,慢慢变回一只天鹅,他吃惊地望着她,而她口不能言。她挣扎着抬起左脚,指环闪闪,一刹那,他泪落如雨,一滴滴落在她的胸前,她终于拥有他全部的爱。闭上眼,她心满意足地死去,等待沉入地狱。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2-06-04 00:00:00 编辑:大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