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渊洁长篇小说《生化保姆》(19 )

“我派车去接你。你在家?”

“不用接,我自己去。”

“去接。车马上就到,你在家等着就行了。”王元美挂上电话。

邓加翔将话筒放回到电话机上,她发现电话线拧着,就又拿起话筒将电话线弄顺。

邓加翔回到客厅对祝置城说:“他派车来接我,我去他的办公室和他谈。”

“尊严第一。"祝置城面无表情地说。

“你放心,我不会卖国求荣。”邓加翔打开衣柜找衣服,“锅里有面条,你要吃饭。”

“我等你回来一起吃。”祝置城清楚妻子近日也陪着他饿肚子。

楼下有汽车按喇叭。从喇叭的音质,祝置城判断出是王元美的奔驰车。

“我去了?”邓加翔说。

祝置城点点头,那是只有邓加翔能看出的点头幅度。

邓加翔下楼时想,男人是最爱面子的动物,没有面子的男人肯定度日如年。邓加翔由此可怜自己的夫婿。

邓加翔走进王元美的办公室时,极力使自己保持不卑不亢的姿态。但她很难成功,因为王元美的办公室太豪华了,以至于邓加翔在跨进王元美的办公室时甚至下意识地看了自己的鞋一眼,颇有自惭形秽的味道。

王元美从硕大的办公桌后边站起来:

“嫂子,请坐。”

王元美指指位于办公室一角的沙发群,他按电铃叫秘书给邓加翔倒水。

邓加翔回想起当年祝置城和王元美在一间潮湿不堪的地下室里创业时的场面,她百感交集。

秘书给邓加翔上茶,秘书出去后,王元美坐在邓加翔对面的沙发上。他不说话,等邓加翔开口。

“元美,是置城让我来的,”邓加翔说事先准备好的话,“他很后悔,他委托我向你道歉……”

“嫂子,肯定是你提出来我这儿的,他不会说这样的话,我还能不了解他?”王元美打断邓加翔的话,“说实话,我比你了解祝置城。”

邓加翔脸红了。

王元美目光移向窗外,他注视着一个清洗大厦玻璃幕墙的工人,那人站在一个几乎没有遮拦的架子上,腰上系着安全带凌空作业。

“你知道祝置城的脾气,没有他的同意,我是不可能来你这儿的。”邓加翔说,“看在你们一起创业的份上,你又比他大1岁,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吗?我向你保证,他不会再给你和公司出难题了。”

“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还能怎么做?”王元美将目光从窗外的工人身上转移到昔日的嫂子脸上。

“恢复祝置城的职务,只是荣誉性的,他甚至可以不来上班。”邓加翔说这话时脸上火辣辣的。

标准的乞讨。

“他做不到这一点。”王元美肯定地说。

“我向你担保他能做到。如果他做不到,你再炒他。”邓加翔说。

王元美看着邓加翔,然后摇摇头说:“嫂子,旷达如今是上市公司,一切以股东的利益为第一。董事会投票时,多数董事同意解除祝置城的职务。这么跟你说吧,大家已经对这两年祝置城在旷达的所作所为烦透了,董事会决定解除祝置城职务那天,旷达的股票大幅度上升。如果我再让祝置城回来,旷达的股票肯定下跌。人们会觉得旷达公司摇摆不定,不牢靠。一旦投资者对旷达丧失信心,后果是什么就不用我说了,嫂子你比我清楚。”

“以你们俩昔日的关系,成功后翻脸,对旷达的声誉也不利吧?如果你们握手言和,这种道德无形资产对旷达公司来说是无价的。”

“我说一句不大合适的话,”王元美似乎又想收回去,但他还是说了,“商界以成败论英雄,不以情感论英雄。成功后分道扬镳的例子在商场上太司空见惯了。”

“我求你……希望你能给我这个面子……”邓加翔眼泪夺眶而出。

王元美不为邓加翔的眼泪所动,他说:“嫂子,请你体谅我的难处,我真的怕祝置城了。”

邓加翔摇摇头,她迅速擦干泪水。

“好吧,算我没来过,打扰你了。”邓加翔离开沙发,她突然感觉自己的神态肯定像英勇就义前的江姐。

“我派车送你回家。”王元美说。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邓加翔说。

在旷达大厦门口,王元美的司机小谢追着邓加翔让她上车,说这是王总交待的任务。邓加翔坚持自己要了一辆出租车走了。奔驰车固执地跟在出租车后边完成送邓加翔的任务,一直跟到邓加翔家楼下才打道回府。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5-07-28 00:00:00 编辑:大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