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级古希腊神话童话故事:阿克特翁

阿克特翁是阿里斯塔俄斯和卡德摩斯的女儿奥托纳沃的儿子,其父喜爱打猎。阿克特翁年轻时跟半人半马的肯陶洛斯人喀戎学习打猎的诀窍。有一天,他跟一群快乐的伙伴在基太隆山区的森林里围猎。中午,太阳火辣辣地照着,酷热炙人,他们急于想寻找一块树荫纳凉。这时,阿克特翁对伙伴们说:“今天我们打了不少野味,围猎就此结束!明天再打吧。”围猎的人四下散开,他带着几条猎犬走进森林深处,想找一块荫凉处睡一觉。

附近有座加耳菲亚山谷,长满了松树和柏树,是呈献给阿耳忒弥斯的一块圣地。山谷深处的一角有一个树木遮掩着的山洞。清泉汇成一池湖水,年轻的女神狩猎回来,常常在水里洗澡消除疲劳。这时,她正由一群女仆簇拥着走进山洞。她把猎枪、弓箭、箭袋交给后面的奴仆。一位女仆给她脱下衣服,还有两位女仆解下她脚上的鞋带。聪慧而美丽的库洛卡勒将阿耳忒弥斯松散的头发扎成一把,然后她们从清泉里舀来凉水,冲洗她的身体。

女神正在快乐地洗澡,卡德摩斯的外孙阿克特翁来到树丛深处。他无意之中踏进了阿耳忒弥斯的圣林,找到一块凉爽的休息地,非常高兴。女仆们突然看到一位不速之客突然闯了进来,不禁惊叫起来,一起过去围住女主人,不让他看到她的胴体。可是女神高高地站在那里,羞得面色绯红,一双眼睛直愣愣地盯着闯进来的男子。他还呆呆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他非常吃惊,完全被眼前的美人迷住了。多么不幸的男人啊!如果他迅速逃走,尽快退出这块是非之地,那该多好啊!这时,女神突然俯下身子,退到一旁,一面用手在湖水里舀起一抔水,喷在对面小伙子的头上和脸上,一面威胁着说:“如果你有本事的话,去告诉大家吧,你看到了什么!”

女神的话还没有说完,小伙子感到一阵害怕。他扭头就跑,跑得飞快,连他自己都感到吃惊。不幸的男人没有发觉他的头上长出了一对犄角,脖子变得细长,耳朵变得又长又尖。他的双臂变成了大腿,双手变成了蹄子,身上长出了斑斑点点的毛皮。他已经不是人了,愤怒的女神将他变成了一头鹿。他到了湖边,从水里看到了自己的容貌。“天哪,我这不幸的可怜人!”他正想呼喊,可是嘴巴僵硬得像石头一样,发不出声来。他痛哭流涕,眼泪顺着脸颊淌下来,只有思想还没有丧失。

他该怎么办呢?是回到外祖父的宫殿里去,还是藏在密林里?正当他又羞又怕的时候,他的一群猎狗围拢过来,一齐冲向雄鹿,追得他漫山遍野地逃窜。他一会儿逃上悬崖,一会儿逃进峡谷,惊恐万状地在他从前围追猎物的林场上逃命,自己成了围猎的对象。最后,一条凶恶的猎犬吼叫着扑上来,一口咬在他的背上。别的猎狗一呼而上,锋利的牙齿将他咬得遍体鳞伤。正在这时,他的一群狩猎的朋友也闻声而至,放出恶狗,拼命撕咬着这头壮鹿。猎友们高声欢呼着,寻找他们的主人。“阿克特翁!”深山密林里响起呼唤声,“你在哪里?瞧,我们猎到了一头壮鹿!”

可怜的鹿被穿在他的朋友的猎枪上,渐渐地断了气。

在少儿图书馆的这个角落里,有一个储藏物品的小房间,里面堆满了拖把、扫帚和破靴子。在这个小房间的一角,有一个洞,里面住着一只日子过得舒舒服服、胖乎乎的小老鼠,它叫西里尔。

平时,谁也不容易看见西里尔,一星期它只到洞口两次,悄悄听外面的儿童故事节目。有时肚子实在饿了,它就壮起胆子,在深夜里走出洞,找一些图书馆工作人员丢下的面包皮、奶酪和饼干,带回洞,一边看书一边吃,然后就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看安在自己屋里的小电视。

一天夜里,西里尔正钻在被窝里睡觉,忽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滴答,滴答,滴答……

西里尔一骨碌从床上挺起身,支棱着耳朵仔细听。这不是钟表的走动声,也不是图书馆窗外的下雨声,这到底是什么声音呢?

西里尔下了床,披好睡衣,穿上拖鞋,小心翼翼地走到洞口,透过拖把、扫帚和旧靴子之间的缝隙,它看到黑暗中的图书馆没有一人,没有什么事情,可那声音却越来越大——

滴答,滴答,滴答!

西里尔实在是纳闷,它伸出鼻子闻闻,又仔细听听,就慢慢穿过那些黑糊糊的一动不动的影子。

声音好像是从百科全书的书架上传来的,西里尔知道,书架的最顶层,搁着一个很大的金鱼缸。

西里尔跑到大鱼缸跟前,踮起脚,挺身朝上一看,那些金鱼还像平时一样懒洋洋地游来游去。可是借着模糊的光亮,西里尔发现鱼缸里的水不像从前那样满,它又听到脚下的拖鞋发出只有在水里才会有的咕吱咕吱的响声。

滴答,滴答,滴答!

水一滴一滴地落在地毯上,西里尔觉得自己的一颗小鼠心怦怦直跳。可不能让什么灾祸落到这些金鱼身上,它常常见孩子们对这些金鱼说话,并轮流给它们喂食,还给每条金鱼都起了名字,可现在……

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西里尔赶快从口袋里掏出手绢,堵在漏缝上,滴水声停住了,可没过一会儿,西里尔的手绢就湿透了,水又滴答起来。它想把睡衣也脱下来堵上,可知道这也无济于事。

“啊,天哪!”西里尔喊起来,“救命啊!快来人啊!”

没有人答应。

它顺着书架跑到窗户台上,小鼻子紧贴玻璃,朝外望去。街上静悄悄的,现在已是深夜,四周一片漆黑,图书馆所有的工作人员都上床睡觉了。

正在这时,西里尔瞧见两个警察沿着人行道走来,是朱民和巴伯!他们正在值夜勤呢。

“喂,快来啊!”西里尔喊道,两只小爪子使劲拍打着玻璃,又抓起一把书单,摇来摇去,可两个警察还是什么也没发现,走过去了。

滴答,滴答,滴答!

鱼缸里只剩下半缸水了,金鱼们挤在一起。两个警察却走到街对面,查看五金商店的门窗,这可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忽然,西里尔想出了一个主意,它从来不习惯跑跳,可这次它撒开腿,用生下来以后最快的速度跑起来。它穿过小人书架,跃过柜台,然后爬上办公桌,运气不错,它看见屋门口正好停着一辆送书的手推车。它气喘吁吁地爬上去,踮起脚尖,刚刚能够到前门的电灯,它用尽全身力气,两只小爪子向上一推,“啪”的一声,房间里的日光灯一盏接一盏地亮了。

西里尔的两只小眼睛被刺得什么也看不见,它不知道朱民和巴伯现在在什么地方,只是听到楼道里响起一阵嗵嗵的脚步声,侧门被推开了!

“这儿出了什么事?”警察巴伯的声音。

没有人回答。

滴答,滴答,滴答!

鱼缸里只剩下一点儿水了,金鱼们挤在一起,张大嘴,喘着粗气。

“那儿出事啦!”西里尔指着鱼缸,对两个警察喊道。可它的嗓子眼太细,声音太小,两个警察都没有听见。

朱民四下打量:“嗨,巴伯,你看那只老鼠!它跑到书架后面了,我们应该告诉图书馆的工作人员,让他们在这里安一些捕鼠夹。”

“先别管老鼠,”巴伯说,“我想弄清楚到底是谁把这屋里的灯打开的。”

他说着走近了百科全书的书架:“啊,鱼缸漏了!地板上全是水,我们得赶快把鱼换到另一个地方,它们快干死了!” 听到这话,躲在书架后面吓得直抖的西里尔松了一口气,它忽然觉得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两个警察正忙着收拾鱼缸,西里尔蹑手蹑脚地跑回自己的洞里,回到那间舒适的小屋,它的胳膊又酸又痛,两只脚湿漉漉的,可金鱼得救了,西里尔心里蛮高兴。它甩掉拖鞋,一头倒在床上,就呼呼入睡了。

它没有听到两个警察怎样把金鱼转移到一个大水桶里,也没有听到图书馆员霍夫曼也赶来了;它甚至没有听到储藏室里的拖把被取走又送回来。西里尔一觉睡到第二天天亮,听到来看书的孩子们说话声才醒来。

但没有一个人知道昨天

蒙蒙是个喜欢问问题的孩子,一天放学回家,蒙蒙问妈妈:“妈妈,什么叫‘饮水要思源’啊?”

妈妈想了想说:“就是喝水的时候要想到水的源流,不忘其本。”

蒙蒙又问:“哦,能比喻一下吗?”

妈妈想到蒙蒙这几天爱挑食,不爱吃肉,就说:“你平时只爱吃青菜,不爱吃肉,就应该想到农民伯伯养牲畜有多么辛苦,这就叫‘饮水要思源’,懂了吗?”

没想到蒙蒙嘟囔着嘴说:“可是妈妈,既然你说饮水要思源,我一想到那些肉要从动物们的身上割下来,那多可怜啊,那些动物多痛啊,就不想吃肉了。这样的饮水思源,您不觉得太残忍了吗?”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8-06-06 18:15:06 编辑:大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