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大全精选

  鬼故事虽然能给人带来刺激的感觉,但是还是不建议胆子小的肚子或者小朋友在晚上阅读,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灵异故事大全精选。

灵异故事大全精选

  灵异故事大全精选1:弃婴

  一股冷风拂过赵梅的脸颊,她从梦中醒来,展现在面前的是一副有几个小孩玩耍的画面,他们有的在跳绳、有的踢球、还有的玩踢毽子。赵梅下了床走过去,然而,那些小孩就像没看见她一样,前面赫然耸立着一栋黑色破旧的楼,从里面出来一个骑着车的小女孩,对赵梅说:“阿姨好。”

  赵梅说:“你好,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没等她说完,那楼里面就传来一阵恐怖苍老的声音“回来……不要和她玩……”眼前这个小女孩很听话,转身骑车就进去了。

  “喂!别进去!”赵梅担心有事发生,但那个小女孩还是进去了。

  赵梅一步一步走上了台阶,一步一步地走向了楼里面,她轻轻的推开了门——门“吱呀!”一声开了,一股臭味和灰尘扑面而来,她捂着鼻子走了进去,棚顶上只有一个白炽灯在照亮,她小心翼翼地走着,冷风不断从四面吹来令人不寒而栗,走上了楼梯,每走一步楼梯就会发出清脆的声响,她走到了二楼,这里的味道更浓了,一条长长的走廊里每一扇门都关着的,她走到了一扇门前微微地听到有小孩的哭声……就在旁边的这扇门里,她把耳朵贴在门上,那哭声更明显了,而且不止一两个小孩同时在哭。她抬起头赫然发现门牌上挂着的牌子——实验室!

  赵梅把手放在把手上轻轻地拧动了门锁,然后又轻轻地推开了门——里面一个小孩也没有,她走了进去,里面摆放着几张床,上面用白布盖着,每个床边都放着一个盘子,里面装着剪刀、手术刀、棉花还有注射器。赵梅感到头皮一阵发麻,床头有一口大锅,锅上面有一个锅盖,里面传出“唧唧喳喳”的声音——好像是老鼠的声音,赵梅惊恐的走了过去,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躺下,她用手慢慢地掀开了锅盖,她“哇——”地一声大叫起来,里面全是婴儿的尸体和老鼠,老鼠把那些发干发臭的碎肉扯下来,然后一口一口的把那块碎肉吃掉!

  “阿姨——”赵梅猛地一回头——那个小女孩就站在不远处,赵梅急忙抱起她就往外跑,可是门的外面却被锁上了,这时,后面出来一个穿白大褂戴口罩的人,手里拿着注射器,他走过来说:“呵呵呵呵呵呵……欢迎你的加入……这是得病而死的老鼠的血,把它注射到你的体内一点都不疼的,哈哈哈哈哈……”

  任凭赵梅怎么敲门怎么叫喊门一动不动,眼看着那个老头走进了,他蹲下来,赵梅屏住了呼吸,他说:“放心吧,一会就好,哈哈哈哈哈哈……”他猛然举起注射器,

  “哦——不——”赵梅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的汗珠还在往下流,她用手擦了擦汗,他打开手机,已经是十二点了,这时她发现手机里传来一条短信,原来是冯坤发过来的,上面写着:尽快到我家来,否则我将有生命危险。赵梅像触电一样起床立即穿好了衣服直奔冯坤的家去。

  冯坤一看门找没就看见他壮的像头牛站在面前,“进来吧,不用拖鞋”冯坤让她进来,两个人坐在沙发上,冯坤给她拿了一瓶饮料,然后冯坤说:“其实,我最近想了想,以前是我不对,我现在向你道歉。”赵梅满不在乎:“我们已经分开了,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

  “不!我不是想和你重新开始,我只是向你道歉,我对不起你,还有我们的孩子。”

  “我们的孩子?呵呵,你心里还有我们的孩子吗?你整天喝酒赌博、不找工作,把我们俩扔在家里,你现在只想说一句对不起管用吗?”赵梅越说越激动:“我们的孩子连爸爸妈妈都没叫过,现在我能有什么办法?”说完,赵梅抬屁股就走,冯坤在后面说:“我知道,你心里还有我,要不然,你看了那条短信你就不回来了。”赵梅懒得理他。

  这几天,冯坤整天喝酒,喝完就吐,只要一闭上眼睛眼前就会浮现出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过日子,那种日子一直是他梦想。

  直到有一天,他给赵梅发了一条短信:你把孩子仍在哪个医院里了,我要和你把他找回来,今天晚上我在家等你下班,如果你不来,我就要自己去找!

  赵梅答应了他,他们来到了那家医院,可是,怎么打听都没有孩子的消息,护士说:“他们有的让人领走了,有的送到孤儿院,每天遗弃婴儿的人那么多,医院里怎么能养得起?”就在她百般纠结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一种声音“阿姨……过来……”她转过身对冯坤说:“你在这等我,千万不要走,我一会就回来。”说完她就顺着声音跑过去,跑到后院,赫然看见一栋黑色的楼,居然和梦里见到的一模一样!

  “阿姨……他在里面……”不知什么时候,那个小女孩已经站在了楼的门槛上,赵梅跑了过去,那个小女孩也转身跑进了屋里。

  赵梅冲进门,里面和梦里看见的一模一样,然后匆匆忙忙的跑上楼梯,在二楼找到了“实验室”打开门就进去了。那个小女孩就站在前面的几张床中间,她用手指着其中的一张床,赵梅飞快的跑了过去,猛地掀开白布,赵梅吓得大叫起来,那几乎看不出是婴儿的尸体了,肚子被抛开里面的内脏都被人取走了,脸上充满了恐怖的表情。小女孩说:“这些孩子都是被遗弃的,他们都是让那些人去做实验的。”说完,赵梅的脑袋里想象到了那些医生把婴儿放在床上,然后用注射器注射进去病毒,任凭那个婴儿怎么哭他们都无动于衷,不一会,再把新研制出来的药物注射到他体内,不一会这个婴儿就死了,周围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还有的把婴儿衣裤扒光放进铁桶里,然后铁桶下面点燃火堆,那个婴儿在里面扑腾了很久,仿佛要用他那小手把铁通挣开一样,但很快铁桶里就没了声音,那些人把婴儿从里面拽出来,他全身都是水泡,就像气球一样随时都要炸开。

  赵梅没想那么多,趴在自己孩子身上痛哭了起来,一种愧疚感从心底上升起来。那个小女孩把头伸到她眼前:“阿姨……我也被他们做过了实验……”赵梅吓得连退好几步,那个小女孩整张脸都看不到五官,整张脸好像被硫酸烧的坑坑洼洼的,脸颊上还不断往下滴黄色的液体。

  突然!赵梅后脑勺被人用木棒打昏了,她浑身无力的趴在了地上。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手脚被绳子捆着,这时一个人穿着白大褂手里拿着注射器走了过来,他说:“这是鼠疫感染者的血液,它会让你很刺激的,研究出各种疑难杂症的药物一直以来都是我的理想。”赵梅惊恐的看着他,他那眼睛里没有眼球,脸上干枯苍白。赵梅大骂:“放开我,你这个魔鬼。”

  他好像生气了,把脸凑到她连旁边说:“你叫我什么?你说我是魔鬼?你们这些人把生下来的孩子扔下就不管,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妈妈什么叫爸爸,也没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6-06-25 00:00:00 编辑:大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