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村学校

学校里来了几个奇怪的人,脑袋大到有点离谱了,重心不稳,走路打摆,而且个个肿眼泡,眼睛鼓得像某种蛙类——一个被罚站的胖子吴端不小心看到校长室里这几个奇怪的人,又绘声绘色指手画脚地比划了一阵后,整个班的同学就按捺不住好奇,一个个或者几个一组溜着过去偷看。

“原来,是学校的一个交换学习计划……会在我们班选5个同学过去参加山顶村学校的‘生存训练’。”外号“小八卦”的女生真是名不虚传,连这么内部的消息都能第一时间知道,而且她还说:

“听说,山顶村学校里经常发生一些诡异事件,就在2年前有一帮学生被派过去以后,对那边的生活、训练啥的都只字不提,别人问起都一律低下头开始沉默地写字,写出一些奇怪的符号……天哪!太可怕了!”

正当大伙儿议论纷纷的时候,阿中却在打呼噜,阿中明白那些奇怪的事情总是和他分离不开的……既然这样,不如先好好睡一觉。

“我报一下选中去参加山顶村学校生存学习的学生名单:罗杰、吴端、肖夸夸、谢萌和……阿中。”

阿中是校长最后一个报到的名字,但阿中早就注意到校长旁边那个长着硕大脑袋的山顶村校长那双死鱼般的眼睛的余光总在他的身上移来移去,移上移下。果然不出所料!阿中意识到即将又要到来什么刺激好玩的事情,心里莫名地激动不已,脸上却控制着,尽量不动声色。

没过几天,几位同学就打包上路了,吴端鼓鼓的背包里塞满了各种食物,只要有得吃,就什么都不怕了!

几个人走走停停,足足爬了三天两晚,终于在第三天太阳下山前,一鼓作气爬到了山顶。大家全都扔下背包,也不顾全身脏兮兮的,横七竖八躺在地铺上,一动也不想动了。可是没想到头一天就出事了——胖子吴端突然不见了。

刚开始大家醒来发现少了胖子,以为他去上厕所了,到后来才发现是人不见了。山顶村是个特别简单的地方,这里只有七八户的人家住在石头垒起来的房屋里,学校就三间教室加一个开阔的院落,院落就是操场。山顶上云雾缭绕,白云好像柔软的丝棉在身边滑过,凉丝丝地还往鼻子嘴巴里钻,好像还有点甜丝丝的味道。可是大家哪有心情欣赏这些风景啊,到处去找吴端。可是大家都说没看到,同学们找到校长,没想到他只是若无其事地“哦”了一声。

“校长!是有一个人不见了!吴端是一个胖子!”谢萌又强调一下。

“有人不见了吗?怎么会不见呢?这就这么大块地方,大概自个儿跑下山回家了吧!”

山上电话也没信号,根本联系不了外界,阿中敏感地捕捉到校长的眼睛里闪过的一道神秘的笑意。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胖子无论如何也不会有这么大的胆量,更何况,他死也不离身的装满食物的背包,还原封不动地呆在他睡觉的位置上。

阿中暗暗地提高了警惕。

学校里的生活很简单,每天读读语文,算算数学,伙食是一些粗粮和一些酸甜的野果,渴了有山泉水。阿中天天在外面晃悠,他简直被心里藏着的那个巨大的秘密弄得一点食欲也没有,只想多搜集点线索,搞清楚胖子到底被弄到哪里去了。阿中留意到那些村民既没有种一些作物也没有饲养普通的鸡、猪、羊什么的动物,过着简朴的生活,应该不会是谋财害命的那种恶人。家家户户的门口挂着很多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吃过的红褐色的野果,表面油亮油亮的,阿中想讨来尝尝,村民却都一个劲摇头不肯给,弄得阿中心里更加疑惑起来。

阿中一直在想,这么大个胖子,究竟被藏到哪里去了?难道被扔到山下喂老鹰、老虎了?

像是在印证阿中的想法,就在当天傍晚,肖夸夸又不见了。

吃好晚饭,肖夸夸说肚子痛,她出去上厕所,时间久得大家都认为她掉进厕所淹死了,后来才意识到,这是第二起发生在他们中的失踪事件。

在校长仍然一副无所谓淡然的样子下,罗杰首先提出要溜回家去,但阿中和谢萌坚持要找到同伴,其实他们心里很清楚,如果这里是安全的,他们继续呆到学习结束也完全没问题,如果不安全,恐怕溜回去也不是最好的选择。他们三个决定一起出入,而且晚上都有人值班。

今天第一晚就先是罗杰值班。

“罗……罗杰……不……不见了!”谢萌把阿中从睡梦中叫醒,害怕得语无伦次。

学霸谢萌和阿中一起找遍了每户人家、每个教室、山路旁边的每一条有人踩过的小路,可都一点迹象都没有,他俩不用猜都知道校长瞪着死鱼眼的表情和他的完全冷漠的语气……太可怕了!还等什么?谢萌决定立刻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

她说服阿中一起逃!

他们往山下一口气跑了十几个小时,跑到天黑的时候实在跑不动了,于是找了棵枝叶粗大舒展的大树爬上去睡觉。等阿中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谢萌不在身边,而且,他还居然正睡在山顶村学校的屋子里。这时已是清晨。阿中一骨碌跳下了床,现在就剩下他一个人了,既然一切早在某个阴谋计划中,那就看看马上要发生什么事吧!

虽然阿中早有准备,但当他一推开门,还是大吃一惊,全村八户人家的所有人居然都像木头人似的坐在大而空旷的院子里,他们一个个都盘腿端坐着,张大着嘴巴,那些白色的烟云像一条条银白色的小蛇,滑溜溜地钻进这些人的口鼻。这些村民吧唧吧唧地吃好白烟,一副神清气爽心满意足的样子,就各管各散去了,没人搭理阿中。

山上的云雾更盛了,越来越弥漫开来,山风吹来,像一双无形的手捋过云烟,将它们慢慢地将出了两条长长的形状出来,那些云雾长出了头,长出了脚,长出了尾巴,在山头之上不停地盘旋游走,竟然变成了两条银白的硕大的龙,在阳光下银光闪亮,气势汹汹……阿中目不转睛地瞪着这一步步的变化,其实不过五六分钟的时间里,阿中眼前虚无缥缈的云烟丝雾竟然越来越张牙舞爪地扑面而来。阿中心里越来越惊,看到这两条龙的硕大的脑袋竟然有一幢三层楼的大楼那么大,嘴巴张开就像妈妈最爱逛的商场的黑洞洞的大门,正向他越来越靠近,龙的眼睛像极了校长的凸起的死鱼眼,凶巴巴地俯视着阿中。他极力克服了自己想转身逃跑的冲动和害怕,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立着。龙突然向阿中张大了血盆大口,只要他吸吸气就能把阿中很容易地吞进去。在巨龙前面的阿中,像一个石雕一样坚硬地站着。他清清楚楚地看到在龙的大张的嘴巴里面,浮现出一座白色的宫殿。

龙盯着他点了点头,吐出了一枚白色的果子,悠然地飞走了。

既然是山顶村里的东西,还是要交给校长最合适吧!阿中抱起沉甸甸的白果子往校长室走去。

简直没有比这更可怕的事情了,原本淡漠僵硬的校长居然鼓眼睛骤然大放异光,抱起阿中又叫又跳起来,摇得阿中几乎要晕过去,校长的叫声引来了村民,大家疯狂地把阿中抛上抛下,简直把他当一个羽毛枕头……然后大家一起又呜呜咽咽地哭起来,悲伤凄凉的声音弄得阿中心里直泛酸,好吧,现在校长,不,其实是山顶村村长,终于镇定下来,开始给阿中讲出他们的秘密了:

原来他们是一群从庄子时代就在此地修炼的异人,每天吃山里的云烟雨露为生,身轻如烟,天天驾着云龙游历群山之中。可是有一天,他们中的一个人不留意吃了在凡人登顶时带上山的一颗红果,从此以后,村民就像被传染了一样,也开始会感觉肚子饿,必须吃这种果子才能活下来,于是他们大量培植这种果子,吃了这种果子的村民,全都变得相貌丑陋怪异,身体笨拙扭曲,再也飞不起来了,那些龙闻到他们身上果子的味道,就远远地飞走了。

幸好有一天他们得到庄周梦中点化,只有找一个特别的孩子,喂他山里的食物,让他的心灵和身体净化才能得到龙果。可是不是能成功,他们谁也不知道,没想到,阿中居然成功了!

“是你解救了我们!”大家又哭又笑。

“我早就知道了!”阿中得意洋洋地扬了扬脑袋。

“怎么可能?我们丑得连自己也认不出自己了!”校长的脑袋摇晃起来。

“你知不知道人类世界有种东西叫网络,我把你们这里的地址输进去,查到这里原来就是周庄时代的‘藐姑射之山’,也看到了这样的一段文字记载: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我开始还很疑惑,因为记载里的神人这么好看,你们却……我又把获得的那些已经来过的孩子写的神秘符号拍照进行比对,确定就是那个年代才有的文字,我推测可能是你们这些神人遭到什么变故,我推理得对吧!”

真不愧是见多识广的阿中,从大家变得越来越心悦诚服的眼神里,阿中的推理就已经完全被证实了。

“好吧,现在我救了全村,还是把我的那些同学还给我,让我一起带回家去吧!”

“那是那是,你太伟大了,阿中同学!”校长,不,村长和村里人带着阿中穿过一条林木丛生的暗道来到一个山洞,那些失踪的同学:胖子吴端正笑呵呵的,小八卦肖夸夸嘴里念念有词,巨爱演的罗杰在一边手舞足蹈,学霸谢萌手里动得飞快,好像在速写着什么,仔细一看,都闭着眼睛,睡得正香呢!

“他们几个都在自己的梦里快快乐乐地生活着呢!”村长介绍说。

正说着,胖子吧嗒着嘴,好像又在品尝着什么美味。

“一会儿给他们吃这个。”

校长把白色龙果拿出来,分成很多小块,村民一人一块拿了吃了,“还给你留了一块,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生活?”

“算了吧,我还是比较喜欢山下的学校和朋友。”阿中耸耸肩膀。

“好吧!可以理解。”村长递过来5块龙果的种子,“你们吃了这个就会身体变轻,有1个小时的功效,我们可以骑龙把你们都送回家。”

村民们发出长啸唤来了云龙,骑在龙身上破空翱翔的感觉真的酷极了,阿中好几次都想和他们一起去过那种不要上课写作业的神仙生活了,不过一想起唠里唠叨的妈妈还是有些不舍得,忍着这句话一直没说出口。

把同学们送回家的时候正是晚上,云龙在夜色里轻轻地把他们都放回了各自的床上。

“好吧,阿中,如果有一天你想来找我们,就到山上来吧,我们随时欢迎你!”村长拼命摇着手。

一想到要爬这么远的山路,阿中一点想去找他们的想法都没有了。“不过,好歹,我又交了一些奇怪的朋友。”

阿中愉快地摇了摇脑袋。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6-11-16 08:59:00 编辑:大语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