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仲马低价卖剧本

1829年,年轻的大仲马完成了处女作《亨利三世》的写作,并凭借这部书一炮而红,许多剧院都争着购买他的剧本。半年后,大仲马又写出了一部名为《安东尼》的剧本,当天就有一家小剧院的经理找到大仲马,他先是礼貌地脱帽致敬,并对大仲马以“先生”相称,说:“仲马先生,您好,很荣幸见到您,我希望能买到您的剧本,只是我的剧院非常小,所以我最多只能出80法郎,非常希望得到您的帮助!”大仲马觉得这个价格实在太低,就婉言说考虑几天。

次日,当地最大一家剧院的胖老板也来到大仲马的住所,他进屋后就自顾自地抽起一支雪茄,高傲地坐到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轻慢地对大仲马说:“小子,听说你完成了一个新剧本,我愿意出1000法郎买下,你从没有见过这么多钱,对吗?小子,你要珍惜这个机会,所以你现在就可以把剧本放到我手上来了!”

“可是先生……我已经决定卖给别人了。”大仲马回答说。

“难道有人出的价钱比我还高?”胖老板惊讶地问。

大仲马说:“不!他只能出80法郎,只是他一见到我就脱下帽子称我为‘先生’,而不是翘着二郎腿叫我‘小子’,我卖给他的价格虽然很低,但我收获了尊重!”

胖老板听大仲马这样说,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了赢得这个剧本的机会,只好站起身来灰溜溜地走了。随后大仲马真的就把《安东尼》卖给了那家小剧院,演出后获得了巨大的成功。

正是因为大仲马这种不为钱财折腰的人格魅力,才使他在之后的岁月里创作出了更多更珍贵的作品,成为19世纪法国最伟大的浪漫主义作家之一。

贝多芬,是德国着名音乐家。

他的童年是不幸的,父亲以粗暴的态度逼迫他学习音乐,羽管键琴、提琴成了他父亲压迫他的枷锁,庆幸的是,他那一颗好学的心,竟然没有被压灭。他十三岁入戏院乐队,当大风琴手,十七岁由于慈母去世,挑起了全家生活的重担。

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正当他在音乐的世界里陶醉忘返的时候,他的健康被一连串的伤风、肺病、关节炎、黄热病摧折了。更为痛心的是,二、三十岁的时候,他的耳朵变聋了。耳朵对音乐家,该是何等的重要!贝多芬痛苦万分。他在一封信中说:“我过着一种悲惨的生活。两年以来我躲避着一切交际,因为我不可能与人说话:我聋了。要是我干着别的职业,也许还可以,但我的行当里这是可怕的遭遇啊!”

大难临头,出路何在了贝多芬把音乐当作他的避难所,他勇敢地向命运挑战,不顾双耳的轰轰作响,一件又一件地完成着他的作品,有时同时写三四件东西。贝多芬忍受着艰难的“酷刑”工作着,他坚定而乐观地说;“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它决不能使我完全屈服……”

有一次,贝多芬指挥预奏,由于他听不见台上的歌唱,一下子乱了套。一位指挥提议暂休。之后,又重新开始。可是,这一次又同样地乱套了,又不得不宣布第二次暂休。这时,贝多芬不安起来,他急匆匆跑回家去,一头扎在床上,双手捂着脸,连晚饭也没有吃。

两年过去了,他又指挥起《合唱交响曲》。这一次他获得了巨大的成功!剧场里群情激昂,喝采连声。但这一切他都没有听见。直到一位女歌唱演员牵着他的手面向观众时,他才看到人们在向他挥舞帽子,热烈鼓掌。

贝多芬就是这样一个在厄运中不届不挠斗争、学习的人。

在贝多芬逝世前一年,他这样说:“我的箴言始终是:无日不动笔。如果我有时让艺术之神磕睡,也只为要它醒后更兴奋。我还希望再留几件大作品在世界上,然后如老小孩一般,我将在一些好人中间结束我尘世的途程。”

贝多芬勤劳了一生,他得到了幸福的安眠。

爱因斯坦大学毕业后,一年中几次失业,后来他才应聘到瑞士伯尔尼专利局,做了一名技术审查员。

他每天上午步行到专利局,走上四楼,坐在他那狭长的办公室里,工作八小时。当时专利局使用的是一种长腿座椅,这种座椅让不少人养成一个习惯:把座椅往后一仰,双腿跷到桌上,悠闲地审查图纸。爱因斯坦不习惯这样,他宁可紧张、聚精会神地伏案工作。有一天,他从家里带来一把锯子,把椅腿锯掉了一截。他又可按自己的习惯,整个身子都埋在桌子上的图纸中工作了。每天,他把图纸审查完后,就利用节省下来的时间,进行令他着迷的物理学研究。也正是在伯尔尼工作的这段日子里,爱因斯坦取得了丰硕的科学成果。他提出了光量子假设,并因此获得诺贝尔奖,相对论也是在这段时间诞生的,开创了物理学的新纪元。

当人们惊讶于爱因斯坦的天才时,是不是也该从被他锯掉的椅子腿中有所领悟,他锯掉的仅是一截儿椅子腿吗?不,他锯掉了一种安逸的工作状态,才使他能完全集中精力到桌案的工作上,不会因为安逸而懈怠。所以,不要总是把目光盯住别人的成就,更重要的是拿起你的锯子来,锯掉容易让人懈怠的那份安逸。

  • 标签:
  • 发表日期:2016-12-27 11:41:15 编辑:大语录